教室里闹哄哄乱作一团,黑板上涂鸦着“恭喜毕业”之类的字眼。班主任在简单地交代了后续事宜之后丢下一句“自习时间大家随意,但注意不要影响到隔壁班级”就识趣地离开了教室。毕竟她也还年轻,还没到遗忘自己青葱岁月的年纪。
教室靠窗位置的倒数第一排的角落里,一个女生眼神空洞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她的同桌和她前面座位上的女生一起到教室中央某个高调耍宝的男生跟前凑起热闹。虽然也邀请了她一起去,但被她礼貌地回绝了。她发着呆,好像周围的嘈杂跟她无关。斜前方的男生突然离开座位去向了教室最靠走廊的那一侧的第一排,跟一个男生说了些什么,示意他换下座位,他想要跟他旁边座位的女孩说话。教室斜对面角落的男生起身,绕过了教室大半圈,绕过了围观耍宝的人群,坐到了女孩的斜前方的座位上来。女孩的眼睛突然恢复了神采,面对斜前方那个男生的背影,想要张口说些什么,伸出去的手又在半空中止住,再次缩回来沉默地坐着。男生背部轮廓有点紧绷着的感觉,突然他微微叹了口气,紧绷的肩膀放松下来,向后仰头,将脑袋仰靠在了后面的书堆上,也就是女孩同桌的书桌上的一摞书上。
“呐,你现在是不是不喜欢我了?”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从男孩嘴里蹦出,有点摸不着头脑,像是随意地开着玩笑又像是在撒娇。男生没有望向女孩,而是看着天花板,感觉是在自言自语。
“哼,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我曾喜欢过你?”女孩轻蔑地笑了笑,也没有望向男孩的方向,仍然低头盯着自己书桌上的课本。
“我……”男生有点不知所措,沉默中尴尬的气氛弥漫开来。
女孩握紧拳头,懊悔起来:“啊…该死,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自从与他因为一点小事闹别扭之后,就是无休止的冷战开始,”女孩想着,脑海里浮现了那些往日的镜头——比如女生看到男生在帮助他现任同桌那个女生时俩人亲密(假象)的样子时恨的牙痒痒扭头就走的时候;比如男生向她搭话被无情拒绝男生质问她为什么不理他时她脱口而出“因为我讨厌你”的时候;比如两人在走廊里擦肩而过谁也不看谁的时候;又比如之前的之前,她和他在一起有说有笑,无话不谈的时候……
他和她曾经那么要好,好到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她她喜欢他而只有他俩还没捅破面上的那层薄纸。
毕业是一个有趣的期限,有的人借由这个期限结束了并不深刻的关系,而有的人的关系从这一刻才开始。总之,这样一个期限总让人想做点什么。
就好像他在长时间的冷战之后,卸去自尊心之类无聊的东西鼓起勇气试探的一句话。
她其实都知道,但不知为何,她内心想着“你能来跟我说话,真是太好了!”口里蹦出的却是那样一句不伦不类的反问…傲娇也得有个限度好吗!她一边想着“完了完了,没救了…我们的关系肯定完了…我大概也没救了…”陷入深深的自责和绝望之中一边不知不觉湿了眼眶,回过神来落下的泪滴已经在书本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印子。
她愈发低下头来,好让垂下的发帘挡严实些,好不让他发现她的异样。她只是隐隐感觉到他似乎从前面的座位上站起身,走到她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不要过来…!”她内心挣扎着喊着,身体因为紧张而颤抖,“不能让你看见我这么丢人的样子……求你不要过来……”他假装没有听见她的心声,倔强而小心翼翼地拂起她一边的发帘,她试图反抗,想用双手把他的手臂支开,却因为力气不够而失败。
他看到了眼前的一切,看到了平日里骄傲的优等生大小姐最不想让他看到的窘迫的样子。他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一层一层融化开来,给了他满腔的勇气。
“可是我一直喜欢你呀。”
没有比这更温柔的声音了,在她因为窘迫而羞红的脸上又添上一层红晕,现在她的脸一定像一个快要涨破的红气球——她想着。
而他用手掌捧着这个“红气球”,用指尖轻轻拭去上面的泪花。
教室里依旧人声鼎沸,大家闹着笑着,似乎要把因为长时间备考而压抑荷尔蒙在这一刻全力释放出来。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里有什么正在发生,或许他们选择性无视,或许他们根本没空关心别人的事情。
“骗人!你明明和你同桌比较要好!”女生嘟起嘴巴,愤愤地望了他一眼。
“原来你是因为这…”男生恍然大悟。
“咦?!才没有…”
“噗…你是在嫉妒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不许笑啦!”
“噗哈…”
“喂!!”
“好好好,不笑不笑,”男生硬生生地把即将发生的一连串大笑憋了回去,定了定神,郑重地问道:“那么,毕业后可以邀请你出来玩吗?”
女生本来想条件反射地说些什么,但瞥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没能说出口。
“也不是不可以哦。不过……”她顿了顿,用小一号的声音嘀咕道:“你得骑自行车来接我。”
“没问题!”男生看着她的侧脸有些激动地回答道。他发现她嘟起的嘴角有了一些微妙的上扬的弧度,显然嘴角的主人在努力克制这弧度,而那弧度却总想趁机往上爬一爬,就这么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区间内。“真美。”他默默地欣赏着,忍住了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嘛,来日方长。





梦延续出来的一个脑洞小剧场。

云南多肉小棚参观图第二弹

在丽江花鸟市场闲逛时发现了一家美美的多肉小棚,在征询老板娘同意后狂拍了一通,要不是外地不方便运送我可能会无视价格买买买了…美哭啦!云南的气候条件太适合养多肉了,羡慕

花,叶,树,

发一波肉肉 ❤

比起不靠谱的哥哥,还是更喜欢包砸<( ̄︶ ̄)> 

中级非酋的骨科粮

最近画的一些Q版


人生来就不自由。

就算羡慕山高水长,闲云野鹤的日子,哪怕再厌烦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与戴着面具过活心累的日子,哪怕有舍弃一些重要之物只为换取清净自在的觉悟,哪怕知道在某些特殊的领域,不是光靠积极努力向上就行得通——艺术与忙碌背道而驰,可谈艺术又是多么奢侈。

就算可以看淡世间纷繁的物欲,也无法摆脱与生俱来的的枷锁。

人生在世,总有割舍不下的羁绊,既是温暖也是负担,不能只为自己而活,空有一颗闲心是没用的,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寻找一条出路吧。

从理想主义毕业,向现实做出一定程度妥协,是大部分人都会经历的一种成长吧,学会取舍,学会放弃。


© 花未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