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时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回公司后发现有些其它的小伙伴们已经提前回了,只剩下一个名额,要我和其它几个实习生争夺。还有个我不认识的大大,看了他的作品觉得非常棒,还是我喜欢的日系,心情略复杂。之前有个认得的画的不错的实习生却去了武汉工作?现在回忆起来倒觉得没什么,梦里却有一种鲜明的弱肉强食的即视感,梦里的自己在吐槽这不再是个和平温暖的小清新世界(为啥? )醒来后长舒一口气。不知梦里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导致醒来后才五点多却没心情继续睡下去。也许我真的很不喜欢竞争这类的事情?做个与世无争的笨蛋挺好。不过还是要赚钱补贴家用,这太现实了。

    一个人寂寞的毕业了。唯一的一次放纵还是去了好友家通宵陪她渣古剑,即使这样还是无法填补内心的失落感。来之前常常想起四年前的那次毕业,相比之下这次太过冷清。连毕业照也不想去照,毕业典礼更是没有参加。因为站在身边的人不同了,怎样也无法提起劲来。每次去同样的教学楼,也是物是人非的苍凉感。幻想过会不会有意外的来客,心底的一点点悬念在登上火车那一刻也消散了,到头来不过也是一场幻想而已。也许,在本该散场的那一刻,只是我选择固执的留在了原地,可最终谁也不能留下,总是要离开。

    听到蒋勋讲红楼梦里,关于聚散之事,黛玉和宝玉的观点是截然不同的。黛玉看的透彻,认为有聚便有散,人与人之间与其到头来承受那离别之苦,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聚了,所以黛玉没什么朋友,一世孤高。宝玉则非常喜欢与喜爱之人打交道,认为建立羁绊是好的,并且努力维持着这种羁绊,让这种缘分不要消散。我其实一直都是宝玉这样想的,乐观单纯的向往世间一切美好之物,结交美好之人。而当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离别时,反倒偏向了黛玉一边,认为人生大梦一场,一切终会成空。这样的虚无夹杂着失落的情绪,让本是一个人的我感觉愈发孤独了。

   唯一的安慰是木头。背井离乡,还有一人伸手来接住你,不至于那么无助。跟木头探讨过觉得福与情孰轻孰重的问题。木头说他觉得情比较重要,为了一份深情即使牺牲掉幸福也在所不惜。黛玉丢了命,宝玉出了家。我听完笑了,笑他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呵呵了一下说,也许吧。我想我大概也是这样的,似乎某些真理比单纯的快乐更重要,因而在追逐的过程中放不过自己,学不会妥协,为了情宁愿舍弃凡俗的幸福,就是佛家所言的痴。不过也许因为我们都还是中二少年吧,坚持认为自己是不同的。也许每个妥协的人曾经都这么想,到时回首,也只是一句当时年纪小或者站着说话不腰疼之类的,呵呵。

  为什么会纠结?是因为时间总是拽着你往前跑而你总是拒绝长大吧。

  我曾经非常傻的试图用自己的想法去改变另一个人,曾经自认为志同道合的伙伴走向了另一条路,于是气急败坏的去质问,去说服,甚至冷嘲热讽,不知不觉中做了自己讨厌的角色。后来觉得自己实在是管的宽了。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人心与人心之间的距离,已经渐行渐远了。首先,你是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的,其次这是每个人自己的人生,选择权在自己手里。再次,人与人之间是不可能完全相互理解的,你不了解,又怎知怎样会比较好呢,你认为对的就一定是对的吗,世事本无对错之分,只有好或不好。每个人所选择的路,都是他自己人生的一次完成。或好或坏的结果,都得由自己来承受,旁人不能干涉一二。值得或不值得,也是只有自己说了算。

  能做的,大概只有不复怨怼地尊重吧。

评论
© 花未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