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晴雪夜这首歌,我会想到两个人。

  一个是“若放手,怎奈得这半世凄凉的 ,若不放,如何圆你信义昭彰”之人,

  另一个是安利这首歌给我的女孩。

  女孩安利给我不少古风的曲子,那些歌,我到现在也时常在听。女孩是天秤座,她自己说,天秤座是见一个爱一个,每一个都是真爱的星座。我信。她说她听这首歌时,道长一开口她就泪目了。我是处女座,是慢热的星座,不会轻易投注感情,一旦投注就会专一而久远的星座。我也喜欢了这首歌,于是我们一起上游戏,开着我们各自情缘的成男号(我道长她将军)在纯阳宫的各处拍照,截图,那些中二的痕迹,我都有好好保留着。我关注了作者,追了晴雪夜的小说,即使我仍坚持说自己不是腐女。而自称腐女的女孩并没有看这个小说,大概不是她喜欢的CP吧。

  我玩剑三一两年,与女孩一起玩的时间并不算多。我刚建号时她已满级,我努力练到满级,而她装备已毕业。我感觉永远也追不上她的脚步,而且她也有自己的公会自己的基友,而我几乎只跟我情缘两个人玩。后来我们一起打了JJC,那段时间大概是我最沉迷游戏的时间了,每天打战场,刷材料,做阵营日常,刷小攻防,还买金堆装备,因为觉得自己不够犀利而去找JJC奶花攻略研究,只为尽力奶住两个脆皮队友——一个气咩和一个小黄鸡。我平时不太爱开麦,但JJC又必须语音,我想我平时温柔安静的形象就毁在了这儿上,因为每场我都神经紧绷非常激动……而气咩的山河永远插不准。后来我们乐此不疲的吐槽插无敌这个梗。回想起来,还是挺开心的一段时光。后来女孩也玩了奶花号,JJC又好难升,我们渐渐就没有一起打了,而且她奶花玩的比我好得多,我有点惭愧。

  女孩玩小黄鸡的时候,还认识了一个道长。我见证了他们的分分合合起起落落,做了药给小黄鸡让她邮给道长,还为他俩画了第一张剑三的同人图(画的第一个道长居然不是自家的- -)而有人走有人来,道长的故事,也不过是女孩剑三生涯中的一小段插曲罢了。而我大概连插曲也算不上吧。连好感度都没来得及刷满,小黄鸡这个号就不怎么上线了。

  女孩后来练的花哥。我依然是我的花姐。其实我私心觉得花哥和花姐站在一起更配,但有些东西就是回不去了。在我心中她永远是那个抡着大剑到处蹦跶的小黄鸡,这点我想道长也是一样。而花哥的身份,属于后来的另一个妹子。后来我也不怎么上线了,关于她的情缘妹子,只是略略听说,未曾谋面, 只知道那时她的手机桌面总是个COS妹子,她每天一脸花痴的舔舔,手机时不时传来YY的提示音。

  好像重点不对。其实我和女孩在现实中是认识的,为何偏偏从游戏说起?现实中女孩和花同学曾是形影不离的好基友,好到我感觉我无法插足,只剩羡慕嫉妒恨了。不过她俩都是我很欣赏的人,也曾开玩笑说,如果你俩都不是百合的话,我就再也不相信百合了。可花同学偏偏是又独立又强大的直女,我相信她也会有敏感软弱的一面,只是我无缘见到。跟男友分手时也只是跟我们一起吃了顿饭,吐槽了几句,至于晚上捂着被子哭的样子,我没见过,也想象不到。花同学的事情暂且搁在一边,总之花同学对百合无感,所以她俩关系再怎么好,也只能是基友吧。对此我表示惋惜。

  女孩游戏中像个女汉纸,现实中又像个软妹子。长相并不出众,大概是萝莉音让我觉得她很软?我也不清楚是哪点让我这么在意她,她那么多情缘,每个我都记得,真要都说一遍不知说到何时。嗯,我也觉得她有点滥情,还有点不靠谱,但我觉得她人好,所以不讨厌这样的她。女孩带着一股江湖上的洒脱气,她说她奉行“去者不留”原则,我说你是不是还有点“来者不拒”(其实是女孩人缘儿好,容易招蜂引蝶,对汉子还好,对妹子她又心软得不行)“去者不留”这四个字曾给我启发,但我发现抱拳挥袖后我还是不能走出自己的心魔,所以我们注定不是一类人……世间法则一物降一物,而我自己正是莫名其妙被降的那只。并不讨厌她,只是常常有点失落。就是那种我非常非常在意而对方好像一点也未觉察到的不平衡感。俗称内心戏太多,噗。我不愿说,也不愿被说破,这是我最后的尊严。

  要说感觉什么时候被降,大概是某次一起出去写生时,她给我带了一株含笑花。后来一起出门时,也会偶尔收到类似的礼物。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去。活活被人吃定,就是这么简单。我也知道,或许她只是喜欢采花,肯定不只是我,也会送给别人,但无所谓,这就是命吧。

  喜欢跟她聊天,听她跟我说很多关于游戏的事情,喜欢半夜脑抽说些无厘头的话逗她开心,喜欢能帮到她的忙,而这一切我都小心翼翼的进行,因为平日里高冷如我,并不是一个擅长搞笑的人。有种在她面前,不能好好的做自己的感觉。而自己都不是,又如何能交朋友?

  后来花同学先我们一届毕业了,少了她,我们也很难聚了。于是在各自忙各自的路上渐行渐远。听说游戏中她结束了虐心的COSER之恋,后来跟一个军娘在一起了。军娘媳妇来媳妇儿去的叫她,但不知道现实中有几分真又有几分闹着玩。但女孩是有心的,女孩很珍惜她,跑到她的城市去看她,早晨醒来看到未睡醒的军娘会默默的拉住她的手。我不太明白,于是问女孩,百合是什么?女孩说,就是看到一姑娘有想要吻上去的冲动。我想了想,对女孩并没有这种冲动,稍稍安了心(喂),但也知道女孩这次的认真,她说,毕业后想去那个人的城市找工作,她没有明确表白,怕吓到她,只是想先陪在她身边。然而事与愿违,工作之事并不很顺利,女孩最终留在了我们的故乡,而我去了遥远的北方。

  一起领毕业证的那天晚上,我留宿在了女孩家里。一边看她玩古剑一边剧透,然后她拿出尘封的塔罗牌给我俩占卜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第二天早上醒来又一起看了几集虫师。然后到附近小餐馆吃了餐饭,然后我们俩就平静的毕业了。

  我这人一向很怂,对重要之人的许多话都说不出口,即便知道一转身就可能相隔天涯。我们很有默契的不再联系,只是偶尔回故乡时老同学一起出来聚餐会碰个面,只是大家都不会再深聊什么了。她还是感觉那么不靠谱,聚会总是来一下下就走了,我心也凉了,想就这么算了吧,对方不珍惜,我一个人重情重义倒像个小丑。

  然而如今我听到以前她给我的歌,看到花儿,还是会想起她。我想这份回忆终究是属于我自己的。忘不掉的,放不下的,又何必强求。有次她跟我聊天中谈到,是不是我要善待每个为我流过眼泪的人呢?我开着玩笑说,那你岂不是也要好好善待我?她吃了一惊,并不停的追问什么时候什么事情,并说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我轻描淡写的回答:没啥,就是你跟花同学特别好的时候不太搭理我了我就吃醋啦。她赶紧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唤着我的昵称一边对我说,别难过别难过,我会对你好的啦。我默默垂下了头。

  傻瓜,你不知道,你又把我给惹哭啦。


-----------------------------------------------------------------------------

今天得空摸鱼,把听到歌时的所思所想以流水账的形式记录了下来。现在我越来越觉得记录是件重要的事。遗憾的是许多事情的细枝末节也记不太清了,记忆肯定遗漏了什么,也悄悄篡改了什么。所以我要把我现在还能记得的片段写下来。

日后若有机缘,便画出来。

-----------------------------------------------------------------------------

虽然没联系了,但希望现在女孩一切都好,活的像花儿一样。

评论
© 花未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