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拍的我。感觉100块的镜头已经被手抖君玩到极限了(镜头:CCTV35 1.7)除了成片率不高其它都不错,当然仅限于拍人像,风景就算了…

以下部分是游记。

木头公司安排去青岛玩三天,我也跟着凑个热闹。对于往死里加班的公司每年也就盼着这点儿福利了。住的酒店据说是5+星级的,着实让我大开眼界,一切都人性化到不可思议,细节处处加分,而且还能从窗户望到海,啊感觉就在房间躺三天也不虚此行了…事实上我们也似乎正因此更懒惰了,本安排去爬崂山的一天因为赖床错过班车,于是就非常闲散地过——慢悠悠起床吃酒店的自助餐,慢悠悠回来化个妆,慢悠悠到海边拍个照,下午去市区的一个叫八大关的景区转了下,也说不上景区,就是除了海岸另外有一些欧式建筑的街,很适合散步,比较有意思的是看到了很多拍婚纱照的团队——一个岸边的礁石,东头西头中间都有婚纱照,人气踩脚点还要排队上,新娘子拖着湿漉漉的沾满黄沙的裙子艰难地步行着,着实让我放弃了在海边拍婚纱的想法。不过也说明此处风景的确很美,但由于我那会儿吹着海风冷得慌就没怎么逗留。

到了晚上想去著名的五四广场吃饭,拦了辆的士,司机跟我们说五四广场是景区没什么吃的还坑爹贵,推荐我们去什么台东美食街,因为之前乘坐的快车司机人感觉还挺好,我们就姑且信了让他载我们过去。到地方了他指着街对面一家餐馆说这家就不错,还推荐我们吃鸦片鱼烧烤(因为我说我海鲜过敏所以他推荐我吃鱼),这会儿我们就觉得这事有点悬,下车后我们开始查各种app,发现司机推荐的这家没什么点评,这条街也比较冷清,看地图离所谓的“台东美食街”还相距有1公里左右。司机还“好心”提醒我们说不要走到前面路口的啤酒街去吃,说那里都是宰客的,这倒是实话,我们一路走过去,灯红酒绿的,吃饭的人却不多,揽客的看见我们跟抢劫似的要把我们带到他们各自的店里去,太可怕了。而且司机说的鸦片鱼,我们网上查了下价格不便宜,估计随便吃一条就几百块,还不知店里标价要虚高到什么程度。想起了38一只的虾…头天晚上吃饭时也遇到类似的情况,木头项目组团建,一伙儿人一起在酒店门口拦的士去一个口碑不错的地方,就是稍远,路上的士司机就说那个馆子没啥去头,路又堵,带你们去另一家本地人都说好的地方之类的。但因为大伙儿约好了就回绝了。司机还问我们明天去哪玩,说去崂山,司机说他可以载我们去,不从正门走,有侧面的小路可以进去,还留了电话让我们明天打电话约他。吃饭时有的小伙伴就动心了,准备几个人一起预约一下,还好有个姐姐有过类似的经验教训,说是这么一回事:的士把你们载去一个地方,他说先撤,下午玩完了再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可能前面一条路都是黑店(司机拿回扣的),你如果不怎么消费,的士就扯个理由说不来接了,你在那地儿一点办法也没有。姐姐之前吃过亏,就说这些司机啊也不跟你们置气,也不吵不闹,就特心平气和地跟你们说,你们这些有钱人来这边旅游,不就是等着被宰的吗,不被宰你来这儿干嘛?说的人一点儿脾气都没有。(想象一下那嘴脸倒是跟在北京遇到过的黑中介挺像)之前跟滴滴叫的快车司机聊,说青岛这边的士拒载情况很严重,快车司机就说这是出了名的,后来想想意思可能是本来就臭名昭著?只是我们没好好做过研究罢了。也是,等着宰肥羊拿回扣哪有心思好好干本分的事儿呢?

  后来我们走去了另一条街找了家有点偏的馆子,一个叫云中漫步的音乐餐厅吃。我以为音乐餐厅是比较高大上的地方,进去了感觉略略失望,店里的装潢和喇叭里放的音乐都让我有一秒回到十年前的错觉,不过人比较少,特别安静,坐定下来听着十年前听的那些流行歌曲倒也十分怀念。关键是菜的味道也不错。吃到一半看到一位衣着朴素的女服务员走过来把一些书放到了我们座位旁边的书架上。刚好我觉得光线有点暗,就跟她说能不能把隔壁桌的灯也打开。我叫了几遍,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以为是我声音小,直到她看到我在跟她说话,才走了过来,从口袋掏出纸笔,示意让我写下来。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个聋哑人。我思绪一瞬间有点乱,只写下了“开灯”二字,指了指旁边的灯,她会意去开了灯,等她回来我又在她的小本子上写下了“谢谢”二字,我至今不能忘怀她看到时的表情——她非常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笑了,那笑容纯真无邪,让我禁不住思考我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笑容了呢?我也回报了她一个善意的笑,并为我能写下这两个字而感到庆幸。“谢谢”二字,可能说出来,听者不久之后就忘了,而写下来,等她日后看到,还能记起在某个傍晚,一个陌生人的一点点不足为道的善意,是否能稍稍安抚一下内心的孤独呢。后来我和木头都沉默了许久,他说他看到那个姑娘一个人坐在一张空桌旁,桌上摊开着一本不知名的书,而姑娘静静地望向窗外,夜幕降临后灯火阑珊的窗外,许久。她在想什么呢?我们无从得知,而那个昏暗中孤独的背影却让人久久无法释怀。

后来我们吃完结账出门,在门口看到姑娘站在一旁送客,一向高冷寡言的木头挥手跟她道别,我也跟上,姑娘也笑着挥手跟我们道别。我觉得人生中的每一个小插曲似乎都是有其必然存在的意义的,在我们住着五星级酒店,看着大海,小伙伴们争着抢着吃着海鲜,安排着紧凑的行程,仿佛要把所有景点都玩遍这趟才够本,却还是多少感到不满足。享受究竟是什么呢?如果让他们也看到那个静静地望向窗外的聋哑人姑娘,想必也会有许多反思吧。而身处健全的人群中的我们却往往忽略太多。感谢这次相遇。也祝那位姑娘在自己的世界里过的安好。

虽然只来了3天,对青岛这座城市却感觉很复杂。沿海地区高大上的欧式别墅楼、豪华大酒店与市区靠内较为破旧的街道楼房,虚高的物价与相对低廉的收入都形成鲜明的对比,坑人宰客的黑心的士司机给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抹黑了,而友善的快车司机还有淳朴的聋哑姑娘多少挽回了些坏印象。或许每个快速发展的城市都面临着新旧交替产生的各种落差吧。这落差的口子撕的越开,里面所体现的人性也就越丰富。遗憾的是我还来不及洞悉一二,就要离开了。

评论
热度(1)
© 花未眠|Powered by LOFTER